• 2011-12-31无题 - [他们的话]

    分类: 他们的话
  •       七八两月,忙碌异常。没有时间孤独。

           九月闲适下来,再看被搁置一旁的【1Q84】,随手翻一页,看到一句话:

          【就这样,四月过去了。樱花凋谢,新芽绽放,木莲盛开,季节依照顺序推移,时光有条不紊,顺畅无奇的流逝。这才是天吾梦寐以求的生活——一个星期和下一个星期完美的连为一体。】村上描述的理想生活,还是那么让人心动。

          

    分类: 私语笔记
  • 可以说时但沉默.

    分类: 倾城颜色
  • 1.还是唏嘘的,想起旧年间一些人事的离散。我仍然不太习惯,但也慢慢学着坦然接受。心里的一点余火,也只我还能觉察到它的温度。

    2.女子P和她的一段短暂的爱恋。不过是三两次的见面。但她把所有的细节想了又想,绵绵无尽,感觉是一辈子的悠长。她沉醉在那些甜蜜的枝节里,反复回味。像极张爱玲那个屡传不厌的爱的故事,百转千回,立在屋前的两个人,也只得一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爱的感觉,就在电光石火间消耗尽了。而此后,P说,她就只懂得机械性的靠近一些能够给予温暖的人了,她将理智地和他们在一起,或者离开。

    3.没有人比普鲁斯特更明白时间和回忆。时光流逝了,他还停留在原地,拾取一些回忆的片段。散步在塞纳河边,他一定在想,这些回忆对他有甚么意义。没有的,斯人已远,那只是他的自恋。他站在河边,看着荡漾着的倒影,怜悯起自己来。

    4.Remember me.我曾经说过。能够记得,仍然是经历一切的意义所在。

    5.【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了下来】

    分类: 私语笔记
  • 2009-10-29秋事 - [私语笔记]

    光.
    秋日里,上海。竟也没有萧瑟,倒仍旧是一连串明亮的日子,不疾不徐的到来。睡了一夜好的,醒转起来开唱机,听一段Chris Garneau,复又躺倒回床上。想想旧时暗无天日的一段日子,几乎不相信自己能够挨过来,再看看窗外的光,心里默默感激。
    感觉终于是走过来了。完全是莫名其妙的,坠入了黑洞。一场恼人的失足。我希望这光是真的,不再像从前那样稍明即灭。我也已不同。仿佛是知道了,黑暗可惧的力量,明白自己要远离,不再留恋对自己有害的事物或人事,收敛起一些过于简单的热情和信任。
    从此谨记,不要变成自己不想变成的人,用尽力量做自己想做的事,虽然很难。而其他的,就由它去。

    想起.
    我久已不想起尾巴,若不是有人问起。尾巴是要紧的,事关平衡感。想起同某个人讲说,他是我的尾巴,可是也已失去了。随即失去的,是我的平衡感。
    习惯了,其实也就没什么。只是有些东西失去了,还有,只有我所知道的,切肤之痛。旁人自是看不出。
    动物感伤。

    分类: 私语笔记
  • 2009-10-24 - [我的歌词]

    很多快乐已经变得不快乐
    有多难忘也都忘了
    很多记得已经变得不记得
    有多难过也都过了

    你在悲伤甚么  有一天力气也会用尽了
    你在想念甚么  有一天回忆也变黑白了

    我走过了麽     还是看透了    我猜得到结果
    可得不到的     怎么还期待
    谁走错了麽     终于转身了    谁太在乎结果
    可在手里的     还是放开了

    我得到的        就能保护了麽
    我难过的        就能让你难过麽
    我想要的        努力就有用麽
    我清醒的        就能看穿结果麽

    我坐在这里了   我没有说话了 
    该走的都走了   该来的在路上了麽
    把记得的         都忘记了
    难道从此可以兴高采烈

    分类: 我的歌词
  • 2009-10-19想太多 - [我的歌词]

    有时候   我情愿缅怀不要期待
    有时候   一切都不赖我却想胡来
    但愿我一面找人来爱     一面可以把过去都掩埋
    但愿我得不到我所爱     才会记得悲哀那么悲哀

    有时候   我想要关怀却把你吓坏
    有时候   我憎恨分开却自己走开
    如果相遇是自然灾害    躲不开至少可以看得开
    害怕会为爱坏了姿态    花光心力才发现太不该

    是否是我想太多   想太多   该来则来  要腐坏就腐坏
    应该是我想太多   想太多   要怪只怪  结果迟迟不来

    分类: 我的歌词
  • 2009-10-18蔷薇泡沫 - [我的歌词]

    怕了吗  你害怕爱吗  快乐吗  但快乐太快了吧
    天气差  才想要爱吗  太困难  你只爱蔷薇不爱泡沫

    够了吗  寂寞够了吧  美好吗  美好的都虚幻吧
    运气差  才相信爱吗  太困难  你只爱爬高不爱起伏

    谁都是这样盲   爱是这样盲
    谁会把一点烟火  当做永恒的盛典

    拥抱后太平凡   美丽太困难
    谁是谁的旅游胜地  又是谁的栖息地

    我看见了泡沫  却记住了蔷薇  

    分类: 我的歌词
  • Y.
    我们甚少见面。Y住在这座城市的另一头。那个午后,我们约了一起喝咖啡,千里迢迢,她竟背了一张飞行毯来给我,巨大。而我只偶尔提过,若是能够趴在地上下飞行棋,该有多好这样的话。后来她在MSN留言给我,说从来也没有正经地给过我什么礼物。而其实,我从她那里,时不时地得到些小玩意,十字绣的交通卡卡套,若干本耍赖不愿归还的书籍,一些写有温暖文字的小卡片。更不必提,那些沮丧的日子,她带给我的安慰。
    Y和这个城市的其他人不同,她身上,有一种清淡的气质,不懂得的人,总以为她性格冷淡。而她,只是一个安于此时此地的人。有时候,这样的沉静,带给人力量。

    T.
    他将走。回到爱尔兰。央他留给我些骰子,那些四个面,八个面和二十个面的骰子,我爱不释手。他记得,并特地带来给我。同他讲,比起人,我更迷恋于物。遇到的人来来往往,有的人,遇到只是为了经过,只有那些小东西,让我一直记得这个人。
    所以。会一直记得你,T。

    Music.
    一整晚,只在听Moby。他的【Mistake】.他有我爱的,低沉的男声。这把声音,很容易就把人带入某种情境之中。你的回忆在夜间翻滚,通向心底的那扇门,突然打开了。往事扑面而来。
    Please don't let me make the same mistake again.

    分类: 私语笔记
  •      儿时邻居家哥哥的婚礼。他仍叫我“毛毛头”,像是初时。其实我们已多年未见。时光看似缓慢如流水,弹指一挥间,也已流经万重山。他四处走动着,妥帖地招呼来人,脸上带笑。新娘不够漂亮,但态度谦和,站在他身旁,偶尔柔柔地开口说话,倒也般配。席间,觥筹交错,气氛柔美似画,只不知谁选的音乐,猛地听到一曲[That's why you go away I know.],不觉失笑,颇为滑稽。

         一桩事情,若过分美好了,花团锦簇,在我眼里,便缺乏一种真实感,叫人心生不安。婚宴便是这样一种场合。于旁观者而言,委实得不到什么乐趣,三姑六婆围着你,问长问短,又动不动向你大吐苦水,未到婚宴结束,你已家长里短地知道个透彻。大部分的婚宴,都叫我困倦,连去厕所也变成一种暂时的解脱,直叫人羡慕煞那些孩童,奔跑追逐,自娱自乐,父母也乐得放任他们去。

         结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王尔德的说法是:男人结婚是因为疲倦,而女人结婚是因为好奇,但结果,两者都失望。真是有见地的刻薄。另一种刻薄的说法出自亦舒:结婚像加入黑社会,看起来风光,一涉足,方知苦不堪言,不敢像旁人倾诉,也不可退会,唯有眼泪往肚中流。话虽这么说,但是未经过者,仍旧赴汤蹈火,前仆后继。我只觉得其不知死活,因为据我所知,男女构造甚为不同,甚至于一个来自地球,另一个来自外星球,若相处数十年,仍能共处,堪称奇迹。

          爱有时并不能解决太多问题,它只生出更多问题。事后大家都清醒,但是总也有这样的时刻,糊里糊涂,昏头昏脑,是以结婚去也。还是别要大开眼戒的好,闭了眼,向前闯,那么,会幸福的。看的太透彻,又有什么好,反倒弄得自己什么悲喜也得不到。

        

    分类: 私语笔记